Arbutus官网(中国)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源中心 > 文档 >

经典审计案例之安然公司事件及其警示

时间:2015-07-24 14:5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安然是美国能源业巨头,成立于1985年,总部设在得克萨斯州的休斯敦。该公司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交易商和电力交易商,掌控美国20%的电力和天然气交易,雇用员工2万多人,其业务遍布世界各地。其1996年收入133亿美元,到2000年时总收入是1008亿美元,连续四
安然是美国能源业巨头,成立于1985年,总部设在得克萨斯州的休斯敦。该公司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交易商和电力交易商,掌控美国20%的电力和天然气交易,雇用员工2万多人,其业务遍布世界各地。其1996年收入133亿美元,到2000年时总收入是1008亿美元,连续四年获《财富》杂志“美国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称号。
但好景不长,2001年底,安然在经营方面存在的问题终于暴露出来。2001年
10月17日,安然公司公布季度财务报告,其利润由2000年的巨额盈利突降到亏损6.38亿美元。随后,《华尔街日报》一篇文章披露安然公司利用复杂的财务合伙形式,虚报盈余,掩盖巨额债务。10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介入安然事件调查。
11月8日,安然公司被迫承认做了假账:自1997年以来,安然虚报盈利共计近6亿美元。11月21日,休斯敦的达力智(Dynegy)能源公司取消了原定收购安然的计划,进一步加速了安然覆灭的速度。12月2日,美国安然公司向纽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2002年1月16日,纽约证交所正式取消安然股票和相关交易,并拟取消其上市资格。一个庞然大物的轰然倒下,令世界震惊。
经过调查发现,由于公司高层的盲动导致决策失误,使得公司在一系列业务上回报率低,甚至出现了巨额亏损。财务管理方面出现的问题,使安然公司不得不运用大量的造假手段来掩盖。其主要的舞弊手段如下图:
 
安然从1997年以来,主要通过“组织创新”、“交易设计”和“衍生工具”等方式,创立了近3000家特殊目的实体(SPE),形成一张错综复杂的网络,利用与之的关联交易,达到粉饰报表,虚增利润及隐瞒负债的目的。SPE是为了达到某一特定目的而临时设立的从事某项交易或一系列交易的实体,具有目的单一、寿命有限的特点按照美国GAAP的现行规定,子公司的会计报表必须纳入合并报表的编制范围,但并未对是否需要合并SPE的财务报表作出规定,因而才造成了制度上的漏洞。
舞弊手法之一:通过SPE高估利润,隐瞒负债
安然公司不恰当地利用SPE符合特定条件可以不合并其报表的会计惯例,将本应纳入合并财务报表的3个SPE排除在合并财务报表编制范围之外,导致1997年至2000年期间高估了4.99亿美元的利润,低估了数十亿美元的负债
同时,安然公司以不符合“重要性”原则为由,未采纳安达信的审计调整建议,导致1997年至2000年期间高估净利润0.92亿美元
安然公司重新合并3个SPE的财务影响如下表:

舞弊手法之二:利用出售回购和股权转让,操纵利润
在事发前,安然公司通过与LJM开曼有限合伙公司(典型的SPE)的复杂关联方交易,蓄意操纵利润,并以LJM的多名有限责任合伙人为与安然公司没有关联关系为由,未将LJM纳入合并报表范围,但从经济实质看,LJM的经营控制权完全掌握在安然公司手中,LJM存续期间,其一般合伙人推选的管理合伙人均为安然公司CFO的法斯托。
1999年6月至2001年7月,安然公司与LJM公司发生24笔交易,这些交易的价格严重偏离公允价值,交易发生时间主要集中在编制年度和季度财务报表之前,在财务报表编制之后,已出售的大部分资产又由安然公司或其控制的其他SPE以更高的价格赎回,这些交易使安然公司税前利润增加了5.78亿美元。
舞弊手法之三:策划不具有经济实质的对冲交易,掩盖投资损失
安然公司不仅从事电力和天然气的批发和零售业务,而且大量投资于股票和期权等高风险金融工具,2000年末,安然公司持有的高风险投资达90亿美元。根据美国GAAP,安然公司必须按公允价值对这类高风险的交易类证券进行确认和计量。按照Market-to-Market原则,交易类证券的任何市价波动,都应当在利润表即时确认,由此将造成安然公司季度和年度财务报告的利润大起大落。为此,安然公司想方设法为这些交易类证券进行套期保值(Hedging)。
为了达到此目的,安然公司与LJM2合作,设立了4家猛兽(Raptor)类SPE,这些对冲交易的设计非常复杂,基本思路是:以安然公司的股票或股票期权对这4家SPE出资,并由这4家SPE持有的安然股票或股票期权作为对安然公司交易类证券的避险工具。
舞弊手法之四:空挂应收票据,虚增资产和股东权益
安然公司与LJM2合作设立上述4家猛兽(Raptor)类SPE时,为了解决它们的资本金问题,于2000年4月向“鹰爪”出售了1.72亿美元的安然股票,“鹰爪”向安然公司出具了1.72亿美元的应付本票。在没有收到“鹰爪”公司支付的任何认股款的情况下,安然公司仍将其记录为实收资本的增加,并相应增加了应收票据,由此虚增了资产和权益1.72亿美元。按照GAAP,这笔交易应视为股东欠款,作为股东权益的减项。
2001年9月末,安然公司不得不作为重大会计差错将虚增的资产和股东权益进行更正,差错金额达12亿美元,抵销和更正与SPE相关交易的利润,又使安然公司2000年末股东权益减少了约22亿美元,此两项股东权益的减少,约占安然公司2000年末净资产的30%。
舞弊手段之五:其他手段
(1)与著名金融机构相互勾结,隐瞒银行贷款,如:1997年12月至2001年9月,Citibank和J.P.Morgan Chase以衍生工具预付款的名义,向安然公司贷款50亿美元,但安然只将1.482亿美元反映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上,其余48.518亿美元则在这两家银行的配合下予以隐瞒;
(2)无中生有虚构利润:2001年2月,安然根据与Eli Lilly公司签订的一份15年期的能源服务合同,以MTM为由,确认了3800万美元的收益。这3800万美元是安然公司通过电脑模拟,按8.5%折线率计算能源节约的现值,再乘以安然公司可望分得的比例推算的;
(3)伪造经营活动现金流量、逃避税收。
安然公司事件出现以后,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全球五大事务所之一、安然公司的审计公司,被推上了风口浪尖。2002年6月15日,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地方法院认定安达信“妨碍司法公正”罪名成立,直接导致了安达信的倒台。

安然事件中,美国公众和媒体指责、怀疑安达信的不当做法主要有:
(1)明知安然公司存在财务作假的情况而没有予以披露。安然公司长时间虚构盈利以及隐藏数亿美元的债务,作为十多年来一直为安然公司提供审计和咨询服务、在会计行业声誉卓著的安达信不可能不知道内情;
(2)安达信承接的安然公司的业务存在利益冲突。安达信不仅接管了安然多家公司的内部工作和咨询工作,同时又承担安然的外部审计工作,这种做法被指存在利益冲突。
(3)安然公司财务主管人员与安达信存在利害关系。安然公司数名掌管财务的高层来自安达信,如安然的会计主任加入公司前为安达信高级经理。安然的财务总监大学毕业后曾在安达信任审计经理。这种情况有损审计师的独立性。
(4)销毁文件,妨碍司法调查。安达信的一名合伙人在得知美国证监会将对安然公司展开调查后,下令销毁为数不少有关安然的文件和电子邮件,这种行为被指有违职业操守,并涉嫌妨碍司法调查。
安然公司事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于会计准则,准则的制定应原则导向还
是规则导向,怎样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点成为会计准则制定的重要问题。美国颁布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对原有的制度和准则做了修改和补充。
对于审计模式,应该采用传统的制度基础审计还是风险导向审计?独立性及
事务所的监管方面的考虑也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美国专门成立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美国证监会授权该委员会制定审计准则、会计师事务所注册权、日常监督权、调查和处罚权;检查和处理上市公司与会计师之间的会计处理分歧。
 
我们可以从四个维度来把握安然公司事件给我们的警示:
审计期望与注册会计师:不能过分夸大审计在证券市场监管中的作用,也不
能将上市公司的舞弊倒闭的全部责任归咎于注册会计师;
市场力量与民间自律:市场力量并非总会行之有效,民间自律未必最佳选择,
“监管”与“守护”两者不可兼得;
美国治理模式与独立董事:美国治理模式并不是万能的,独立董事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只有少量时间履行指责,从某种意义上说作用有限;
诚信教育与商业道德:社会呼唤道德和诚信,当巨大的经济利益与严肃的道德规范发生碰撞时,只有潜移默化才能使天平倾向于道德规范。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